我不是教授:就是个文革初中生 连小学都没了母校

宝盈娱乐-BBIN国际娱乐(亚洲)唯一官方网址  > BBIN国际娱乐 >  我不是教授:就是个文革初中生 连小学都没了母校
0 Comments

1998年,应邀到桂林的广西师大讲课,校园内外的大标语上写着“热烈欢迎秦全耀教授”。

晚上校方请客,出版社的何主编十分热情爽朗,绝对是个难得的人才。他一口一个“情种”、“情种”的没完没了。我几次纠正,我姓秦,“秦总”不是“情种”,可他的口音就是改不了,一时“情种”成为全场笑料。

吃饭时我郑重提出:明天上午讲课介绍身份时千万不要再称呼教授了,我不是。我小学读的东四牌楼小学,中学读的北京25中,就一个彻头彻尾全须全尾全大夯的文革初中生。何谈教授,高中都没上过。

曾在北京青年报当过记者的赵为民和我同行,后来他又当了格兰仕的副总经理。他说著名策划人几乎都标注xx大学xx大学客座教授,就你特立独行什么都不带。与时俱进嘛!

我回答:讲一节课、两节课、三节课我很可能讲得比教授还教授。再讲下去肚子里没货了,嘴尖皮厚腹中空,非露馅不可。我讲课一准满堂叫好,可就是程咬金那三板斧,系统性教学根本不及格,岂敢枉称教授。我天生胆小。

自知是个能每天撒泡尿照照自己的人,我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揍性,鼓捣个创意,找到个卖点,炒作个新闻,挑动场商战得心应手绝对不差钱。让我当教授,这不是毁我嘛,论起教学我恐怕连教授放的那个屁都不如。

2013年,需要开一张在小学读书的证明,由于慢阻肺行动受限便委托女儿办理。还特意写了一份上学时证明清单:

1961年9月1日,入学猪市大街东四牌楼胡同小学,那是一所回族师资力量占据了三分之二的学校。学校东通东四寺,北接民族俱乐部礼堂。

小学同学杜少中曾任北京环保局副局长,因Pm2.5而一举成名。记得清清楚楚,2011年11月11日晩上19点左右,他打电话请吃饭,我不但没去还话赶话把人家骂了个狗血淋头。

结果出乎我的意料,东城区教育局工作人员对我女儿的答复是,就没有这么个东四牌楼小学。

一下过去又快十年了,在网络上不但检索不到东四牌楼小学,更检索不到东四喇叭胡同。

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东四小学被北京市民政局占地盖了楼,那起码也应该让东四牌楼小学留下纪录,让喇叭胡同有个历史的念相吧。凭什么一座楼就能让几千名在东四牌楼小学念过书的人找不到母校,让历史彻底抹去了一个喇叭胡同的所有记忆。

学校的拆迁重组并非没有先例,灯市口中学退市了取消了,但毕业的校友都转到了25中学。灯市口中学毕业的姜昆不但有了新母校,还成了25中校友会领导。

苍天不负有心人。无意之中在“孔夫子旧书网”上,偶然发现了东四牌楼小学老校长张凤山先生档案袋中填写的“少数民族登记表”。

张凤山,民革人士,一贯规规矩矩老老实实为人师表。文革中曾受到批斗,戴过高帽……

感谢张凤山老校长,您死了都在为东四牌楼小学的存在提供证据。秦爷呼吁:请东城区教育局有关领导如实还清历史面貌,不能让几千个曾在东四牌楼小学念过书的人没有母校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